.bai 白

[青黄]暮然回首 5 END

吃盐不撒糖:


 


青峰去开门,看到一个警察和穿了酒店制服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外。


大约是高级主管的西装男见到青峰后,显然愣了一下,偏过头去再次确认了下房间号。


房间号是对的,至于开门的为何会是在今夜的比赛中砍下主场球队42分的迈阿密球星,而不是才用大幅肖像洗刷了中心大道的炙手可热的模特,见多识广的主管脑子略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都市霓虹笼罩下的深夜嘛,什么都可能发生。


相比之下,警察先生的个性更为耿直,他勉强没有张大嘴,但瞪得如铜铃样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他无意间撞破了著名球星和著名模特的深柜幽情。


哦,开玩笑,青峰大辉和那个把女儿迷成花痴的模特竟然是一对儿!看在上帝的份儿上,这个模特干的漂亮!警察先生看向青峰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哦,就算青峰让纽约的球迷颜面扫地,我们也不能歧视同性恋者。


 


在主管清明的眼神和警察宽容的表情的双重夹击下,青峰开口问道:“怎么了?”


“哦,青峰先生,是这样,黄濑先生在吗?”


恰好黄濑也赶来了,脸上泪痕犹在,眼角微红。


主管和警察对视了一眼。


一个仿佛在说:分手?


另一个仿佛反驳道:不,我看是复合。


但是管他的,现在的事最要紧。


警察先生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情况,5分钟之前,酒店收到了FBI的通知,传闻有恐怖分子策划,在今夜的恐怖行动中,会在酒店里安放炸弹。目前尚未调查清楚不知道那一层,所以需要酒店内所有人员紧急撤离,以便防暴警察和拆弹专家排查现场。


这理由太过正当,即使它打断了刚才的对话里最重要的黄濑的回应,青峰也只能表示合作。


他抓住黄濑的手腕,说:“我们这就离开。”


主管说:“安全起见,请不要乘坐电梯,专用电梯旁有专属的安全通道。”末了,他看了眼牵手的两人,格外贴心地多了句嘴:“二位的房间在走廊最末,其他房间的客人已先行接到通知离开,我和Parker先生将从普通通道离开。”


青峰点头致谢,拉起还没怎么搞清楚状况的黄濑,往另一头的安全通道飞奔而去。


 


黄濑稀里糊涂地被青峰一路拽着跑,他的脑子跟着颠簸的脚步晃荡,跑出好一段后,才回过味来他和青峰摊上了大事。


“恐怖分子?大楼爆炸?”他不可思议地问。


“现在只是传闻,为了安全才撤离罢了。”青峰见怪不怪,现在世界上叫得出名号的国家,哪个不反恐。


“我们还真是……,”怎么会在要命的关口,撞上这样的意外。黄濑说:“若不是时间太晚,真该去买乐透试试运气。”


“先逃命,彩票明天买也不迟。”


两人倒是难得默契地黑色幽默了两句。


几句话之间,青峰推开了安全通道的铁门,楼道风扑面而来。也许是有人逃跑过程中打开了楼道间的窗户,以防万一真的发生爆炸,也能让风吹散浓烟,不至于在逃命时窒息而死。没有中央空调的暖气,阴冷潮湿的高楼风迅速带走身体的温暖,黄濑打了个寒噤,他发现原来自己只穿了件长袖T恤。


楼道顶灯并不明亮,这样常年不用的通道,为了节省电费成本,通常不会安装支数高的灯泡。于是老式的木扶手晕染上了暗淡的柔光,雕花栏杆的影子被放大,倾斜地印在楼梯上。青峰快步向下走,他依旧拽着黄濑,两人相连的影子从雕花栏杆的复杂图案里穿行,若没有他们急促的脚步声,好像二三十年代的默片里经典的镜头。


主角们总在急匆匆地追赶着什么,或者逃避着什么。


黄濑能感觉到青峰火热的手掌,贴合自己的手腕,他有种被青峰拽着,在时间的长廊里奔跑的错觉。


前所未有地,被青峰拽着,追赶着。


一直以来,他只是看着青峰远远跑在前面的背影,孤独地伸出手去,再孤独地收回手。


这画面太过虚幻,与真实背离,黄濑一时不敢相信,他想张口确认,又不知该说什么。他只能试着叫了青峰的名字:“小青峰?”


“我在。”青峰没有回头,他步履不停,声音却很平稳安定,“怎么?跟不上?”


“不,没有。”


这样的速度没问题,就算是模特,不用工作的平日里,利用器械锻炼形体是必修课,体能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弱。


但黄濑不想长篇累地说明情况,都是废话而已。他轻轻地问青峰:“手?”


“嗯,抓紧,跟好我。”


青峰再没有说别的话,一味闷头赶路。


黄濑却想看一看青峰的表情,他想青峰应该是皱着眉头,满脸认真的样子,像是比赛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比分始终拉不开差距的时候,或者被对手压着打的时候,他思考该怎样突破防守,重新拿回比赛节奏。


这个人一旦认真起来,只要运气不太坏,总是能化险为夷的。


大概是当习惯了球队的灵魂人物,遇到别的突发事件时,也不自觉地做起了别人的灵魂灯塔了。


黄濑却觉得这样的青峰背负的东西难免太多,人们长大之后总身不由己地要背负上他们或许甘愿或许不愿却无法拒绝的东西,但此刻他不想自己是青峰的负累,黄濑凉太在面对青峰大辉时,已经是可以与他并肩而行的人了。


过去的应该过去,无论他们奔跑的是时间的回廊,还是酒店的安全通道,无论是像电影中那样被赋予隐喻的意义,还是现实里真实的撤离,那些关于往昔的伤痛,应该全部留在那个房间里,然后bang地一声,炸个粉碎。


 


曾经用来隐藏秘密的房间,和关在房间里不堪回首的自己,一起炸掉了。


黄濑深吸一口气,他说道:“小青峰,一起跑吧!”


青峰没回答,他往一边让了让,让出并肩奔跑的位置。


 


 


他们十几分钟的时间从29楼下到酒店底层,中途他们遇到了其他撤离的人员,但始终没有放开紧握的双手。


到了大厅,也是迅速跑到外面去。酒店外的街道早已被警车包围了起来。青峰和黄濑顺着警方标示的撤离通道往街对面的公园里去,他们看见好几辆特警车的车厢打开,警员正不停地往下搬器械,成片闪烁的红色警灯划开浓黑的夜色,他们这才有了身处恐怖事件的真实感受。


酒店方在公园里安排了临时安置地点,的确是仓促准备下的安置点,不但没有热水和食物,连帐篷也没有,只有工作人员在分发为看起来就数不多的毛毯。


好在酒店位于商业区,周边建筑里没有撤离人员,毛毯的数量勉强能应付下来。人手一条就罢了,比如分毛毯的小年轻看着青峰牵着黄濑的手,理所当然地分给他们一条大毛毯。


 


青峰用毛毯把两人兜住了,但2月的深夜是北半球最冷的季节,一张毛毯根本不够御寒。


黄濑冻得快要流鼻涕了,他打了个喷嚏。冷空气毫不留情的穿过毛毯,往他的骨头里钻,让他非常想念被留在房间里的羽绒服。


又冷又潮。


喷嚏声提醒了青峰,黄濑穿的有多么单薄。他的冲锋衣还穿着,但脱下来给黄濑吧,黄濑肯定不会要的。多半会在那儿善解人意地气人,说小青峰3天后还有比赛要打,不能感冒,我的工作都做完了,病了也不要紧,之类磨磨唧唧的话。


青峰想了想,对他说:“黄濑,你坐过来,我抱着你这样暖和。”


“哈?不用吧,我也还好。”


“别废话了,你鼻涕都掉下来了。”


黄濑下意识吸吸鼻子,还真的流鼻涕了,狼狈地要命。


“这也太……,”黄濑想到雷纳德的分手情侣理论,身上竖起寒毛,“我能行。”


青峰没耐烦再跟他扯,拽着黄濑的手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拉,然后拉开冲锋衣拉链,把黄濑整个地包了进去。


黄濑一下子暖和了,青峰的体温环抱住他的身体,冷空气举旗投降。


“小青峰你可真暖和。”


“我好歹是运动员。”


“我也是模特啊。”


青峰怕黄濑逃跑,两只手交叠箍住黄濑的腰,这下他有了发言权,说道:“我说,你就别逞能了,比打篮球那时候瘦多了吧!”


“是啊,”黄濑想起转型后,拼命瘦身节食的那段日子,天天运动还吃不饱,胃都差点坏掉,“不瘦就穿不进衣服,为了走homme的秀那会,一下子瘦了好多。”


“什么秀,没听过。”


“哈哈,我说,这会要是有根烟就好了。”


“别想这个,越想瘾越大,想点别的。”


冷且饿的状态下,黄濑的脑筋也冻住了,努力半天想了个不太好笑的笑话:“小青峰,你说我们这样坐着,会有多少人误会我们的关系?”


“啊?”青峰听得莫名其妙,转念一想他开门后客房主管和警察两个人精彩的脸色,也明白了黄濑的调侃,“管他的,你以为我看不懂刚才那个警察幸灾乐祸的脸?率领迈阿密那帮沙滩裤挫人,狂胜纽约队的青峰大辉是个和当红模特牵扯不清的同性恋。这臭小子赢了比赛又怎么样,我知道了他最腥臊不能见人的丑闻,哦,真够解气的。”


黄濑听了,抱着肚子笑。


“哈哈哈,小青峰,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幽默,来美国之后,连幽默感都学会了!”


“身边都是黑哥们儿,怎么样也学会了点。”


“可惜你没有女朋友,平白被误会出了柜。”黄濑好笑地说。


“是啊。”青峰说道。


“不觉得不甘心?被无关的人误会。”


“那还不简单,咱们就顺势在一块,不就没误会了。”


“哈哈,还是十足小青峰式的回答啊,”黄濑哈哈笑了两声,接着他笑不出来了,想要回头确认青峰是不是在玩笑,“我说,你认真的?”


“你别乱动,好容易暖和起来。”青峰用力抱住黄濑的腰,然后他把头埋进黄濑后脑勺浓密的发梢里,闷了一会后,传来纳蚊般的声音。好在就在黄濑耳畔,只有他听得很清楚。


“前面拉着你往下跑的时候,就不想松开手了。很奇怪啊,握上之后,就想一直握下去。大概是受不了你再逃走了吧,可是没有理由让你留下来。现在觉得,当恋人也不错。”


青峰的呼吸轻擦颈部的肌肤,嘴唇也状似无意地碰触他的脖子,黄濑安静地由青峰抱着,觉得就这样被另一个熟悉的胸怀包裹着,感觉也不错。


身无分文的窘迫时刻,身边还有一个温暖的人,来一起驱散寒冷的冬夜里心头驻留的那点孤独,称得上人生幸事。有许多人的人生永远无法将之排遣,因此倍感遗憾。而他和青峰在背道而驰之时,因偶然的互相回首而落入了对方的视线,那就该珍惜难得的机会。总不能等到两人远隔万水千山后,才想到回过头去,看看对方过的是否还好。


那时候再转身眺望,天地间只怕是仅剩自己的孤独身影了。


所以,若想挽留一个人,换一种交往关系又如何呢,人总得学着变通,学会用和过去不一样的感觉,来看待同一个人。


“当恋人的话,要拥抱,接 吻,做 爱,这些小青峰都做得来吗?喜欢大胸脯的小青峰桑?”


“当然做得来,别小看我啊。”青峰拿肩膀顶了黄濑一下,“你呢?”


黄濑抬起头仰望天空,阴天的夜空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架夜航班级闪烁的小红灯,从他们头顶慢慢划过。


“小青峰,看飞机。”


“哈?你有毛病吗?”


“哈哈,我也是,不要小看我,恋人之间的事我全部做得来。”


“哦,”青峰应了一声,“哦哦。”


“小青峰你是害羞了吧。”


“才没害羞你这笨蛋黄毛。”


“哈哈哈。”


 


 


第二天,黄濑被床边的电话叫醒了,睡眼惺忪地接起来,以为是总台打进来的叫早电话,他迷糊地喂了一声。


身边躺着的青峰咕哝了一句,翻了个身。


电话里是雷纳德濒临崩溃的吼声:“Kise!!你这混蛋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找到你吗!你他妈的能不能再和你的大黑个滚床单前,想到先打个电话给我啊?啊啊?你最好现在快点穿好衣服给我下来!我们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办包括改签你的机票!”


“抱歉,雷纳德。”黄濑一下子清醒了。


“哦上帝,这不是你一句抱歉就能完事的!为什么金发的家伙即使是亚洲人都完全不长脑子!”雷纳德还打算再骂一通,但他的另一支手机响了,是大客户的专线。“你别给我挂电话,我先接Albert的电话,这时候你最好把衣服穿上!”


昨天接受完警察的问询后,青峰把黄濑拽到了附近的另一家酒店睡觉,嗯,好吧,成人地睡了一觉。


总不能傻兮兮地在公园里窝一晚上,一起迎接告白后的日出吧。


又不是高中生。


黄濑想下床,青峰长臂一身勾住他的腰,整个人蠕动着半边身体压在他身上,不耐烦地说,“别动,再睡会,别理你那个犹太经济,他指挥不了你。”


黄濑觉得青峰的经纪人日子一定不太好过。


没等黄濑说服青峰让他起床,电话里又传来雷纳德的叫声,这次他的口气显然更多了层嫉妒。


“Kise,你这个长了一张迷惑女人的脸蛋的家伙,Albert打电话给我,让我把你后两天的拍摄延期,他大概从秘书那里得知你刚遭遇了恐怖爆炸,发善心把你的拍摄往后延了两天。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贿赂了他秘书多少东西。”


“别乱毁谤,那些全是我给Michelle的手信。”


交代完事情,雷纳德果然恢复了八卦本性,他贱兮兮地问,“你们昨晚,来了几次?久别重逢嘛,多少回也不嫌多,这两天好好休息。”


“无可奉告,”黄濑想了想,说道:“你要是想和Milly搞好关系,我不介意祝你一臂之力,你知道她父亲有你最眼馋的人脉。”


“Shit!你早知道她的身份了?”


“无可奉告。”


可恶的最擅长保守秘密的日本迷人精挂了电话,他惬意地闭上眼睛,享受难得悠闲的两人份早晨,在青峰被他的气急败坏的经纪人找到之前。


 


 


END



评论

热度(128)

  1. 馨语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2. me_selfish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lan_lanchong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穎兒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5. 千寻岛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6. 啡賣品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7. 中理通商标代理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8. 永远的06物流一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9. Rose.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10. 清晨伊始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11. w.an-z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12. 〃女皇、No⒉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
  13. .bai 白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